猫咪甜饼干

二十八线写手

真的很好奇

【柚天】情人节与巧克力

校园paro,普通人设定,已交往前提

圈地自萌,ooc预警

快打小甜饼,欢迎评论







正文:



1

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故事,一个发生在情人节,关于玫瑰与巧克力的故事。



那时候,金博洋和羽生结弦还在上高中。



两个人恋爱谈得偷偷摸摸,十足的少年气。一是因为上学管的严,二则是因为两个人脸皮子都薄,牵个手都要脸红半天,要是被班上人起哄,怕是能折了半条命。两个人就这么磕磕巴巴地从初中谈到高中。羽生结弦长金博洋3岁,金博洋上学早,上高一的时候正好赶上羽生结弦高三,整天忙的人都见不上,本来金博洋以为,这个情人节怕是要自己过了。



其实也还好啦,毕竟有个全校知名学霸当男朋友,这也算是正常的事情。金博洋趴在桌子上安慰自己,总比有一年暑假,好好的约会全部变成数学补习来得强。



金博洋望着窗外阴沉的天,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

虽然还是有点小失落,以往每个情人节羽生结弦都会和他一起过的。



金博洋用手撑起脸颊,将目光随意摆在讲台的一个角落上,忍不住走神。



也不是不能理解,毕竟是高三嘛,最关键的一年。但是感情不能由理智完全支配是人的特性,金博洋心里还是不太好受,尤其是今天班里这种氛围,就让一个人的金博洋显得格外孤单了。



就算讲台上老师还在不解风情地叽叽喳喳,空气里依旧浮动着躁动的荷尔蒙,班里的小情侣们眉来眼去地互相扔纸团,像是向全世界宣布自己放学后有人陪一样。



不知道是不是天太阴沉,还是教室太过于闷热嘈杂,一向以好脾气著称的金博洋居然有些烦躁,他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,暗自嘀咕:不就是个情人节吗?



是呀,不就是个情人节吗?金博洋不自然地瞅了瞅抽屉的某个角落。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他有些不服气地想。



似乎是看出了金博洋心不在焉,老师突然停下絮絮叨叨,大声说道:“金博洋,这个问题你来回答一下。”



这么一下,整个班都安静了。所有人都齐齐地回头看向金博洋。



金博洋被吓了一跳,他刚愤愤不平地走神,完全没听老师在讲什么。此刻他有些尴尬地站起来,装模作样地把书来回翻地哗哗响,最后还是没能回答上来。



索性金博洋平时表现很好,又基本稳坐年级第一的宝座,老师也没给他难堪:“......坐下吧。”



金博洋正要坐下的时候,老师忽然颇具深意地看了金博洋一眼:“好好听课,别想东想西的。”



......



坐下的金博洋有些无语。



这都算什么事啊。



怎么还不下课啊......



但不幸的是,有的时候就是这样,比方说,当你越觉得尴尬的时候,往往能碰到不少熟人;再比方说,当你越想放学的时候,往往时间就变得相当漫长。



大概是为了应证祸不单行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,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声响,金博洋把一早收拾好的书包往身上一甩,还不忘把抽屉里的小盒子带上,正打算加速冲出这个糟心的教室时,却一个不小心——又把脚给扭了。



这下金博洋是真的不太好了。



他一屁股坐回到座位上,忍不住泄气似地把脸埋在手臂里:“这算什么情人节啊......”







2



羽生结弦是真的忙,今天他重新复习了昨天背的单词,整理了物理笔记,清点了交上来的作业,写完了高三动员大会的发言稿,还顺便和老师讨论了一下他做的ppt有哪些不足的地方,等他忙完之后,抽出手机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——



今天是情人节。



糟了。



这是羽生结弦的第二反应。



他还没给金博洋准备礼物。这是他第一次没有给金博洋提前准备礼物,以往他都要提前三天给金博洋准备好礼物,然后雷打不动的,情人节当天的放学后,两人还要一起去看电影。然而高三的生活实在太忙,这下可好,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个干净。



羽生结弦看了眼表,又看了眼阴沉沉的天,不行,来不及了,等不到放学了。羽生结弦看了看课表,后两节自习课是物理老师的,老张头是所有理科老师里教的最好的,也是脾气最大的,他最讨厌的,就是有人翘课。



羽生结弦原地走了两圈,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眉头,然后这个听话了18年的乖孩子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。





3

等羽生结弦从校外赶回来的时候,已经放学了有半个小时了。



以往有校园贵公子之称的羽生结弦,此刻完全不顾形象地向着高一教学楼飞奔。



千万别走啊......羽生结弦在心中暗暗祈祷。



高一的教学楼很大,羽生结弦恨不得再长双翅膀出来,飞到金博洋跟前。



五班、四班、三班.......



这些锁着的班门哗啦啦地从羽生结弦身边倒退过去,要到了,马上要到了!



等羽生结弦气喘吁吁地跑到一班的门口时,他忍不住舒了口气,还好,一班的门还是开的。



“博洋!”羽生扶住自己的膝盖,喊了一句。



金博洋有些愕然地从座位上抬起头:“羽生?你怎么来了?你不是还有晚自习吗?”他想走向羽生结弦,但碍于扭伤的脚踝,不得不僵持在一个不上不下的动作上。



“不去了,”羽生结弦缓了口气,“不去了。”他站直身板儿,拎着手里的提兜一步一步走向金博洋:“对不起啊,今年情人节的礼物没有往年那么精致,但是是我现在能准备到的最好的礼物了。”羽生结弦走到金博洋身边,有些小心翼翼地问:“能不生我的气吗?”



金博洋看着羽生结弦认真的表情,突然有点想笑,又有点想哭,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于是说:“那得看你准备的是什么了。”



羽生结弦赶快把礼物掏出来:“巧克力,你最喜欢的那家店的,情人节特别款。”



金博洋有些疑惑地说:“那家店特别远啊,你放学了过去肯定来不及,你怎么买到的?”



羽生结弦含含糊糊道:“就那么买的呗,别管那些了,我买了电影票,走吧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



“等一下,”金博洋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,“你该不会是翘课了吧?”

“......快走啦,再不走电影都开始了。”金博洋满意地看到羽生结弦的耳朵根红了。调戏够了自家男朋友,金博洋正要站起来,忽然脚上一阵剧痛,提醒他自己脚扭了这个事实。金博洋眼神闪烁了一下,只好苦哈哈地说:“我......脚扭了。”



这下羽生结弦急了:“你怎么把脚给扭了?!”



金博洋把头扭到一边:“一不小心......”



“......”



“上来。”



金博洋还没有反应过来,羽生结弦忽然蹲在他跟前说:“上来。”



“这是干嘛?”



“你不是脚扭了吗?”羽生结弦的声音从前方传来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背对着他的原因,此刻显得格外温柔:“我背你回去。”



身后的人没有吭声,但是羽生结弦明显感受到一个人的重量趴在他的后背上,温暖,又不失重量。金博洋伸出手臂,环住羽生结弦的脖子,老老实实地趴在他身上。老实说,金博洋作为一个大小伙子并不轻,但是羽生结弦却觉得,这种感觉刚刚好,就好像他身上背的是整个世界一样。



羽生结弦正向前走着,忽然一个小盒子递在他面前。羽生结弦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

“给你的。”金博洋腾出一只手打开盒子,在羽生结弦耳边轻轻说:“节日快乐。”



盒子里面是满满一盒纸折的玫瑰,粉色的,纸张挺括,可以看出每一朵都折得很用心。虽然玫瑰是纸折的,看起来不如真玫瑰那样娇艳,但在羽生结弦眼中,这些玫瑰却格外明艳动人,在这个阴天的情人节里,像一把温暖的火焰,点燃了羽生结弦的内心。



“啊,”羽生结弦忍不住笑出了声,“节日快乐。”



他把金博洋又往上托了托:“我喜欢你。”



背后,金博洋半天没有说话,但羽生结弦感觉得到,一个发热的脸颊挨着自己的脸颊,然后一句轻轻的回复落在羽生结弦的耳边:“我也是啊。”



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,都像吃了巧克力。无论酸甜苦辣,统统都变成了甜味的呀。


【柚天】戒烟

转一转吧


猫咪甜饼干:

盗墓paro


圈地自萌(划重点)


接昨天,小段子ooc预警


正文:


金博洋其实也和羽生结弦吵过架。


没多大的事,就是为了烟。


吵架这种东西,往往都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,几番交锋下来演变成火山喷发。吵架那阵子又没什么乱子可以分心,羽生结弦的日子也就过得更加水生火热了。


随着“嘭”地一声巨响,门那头传来金博洋颇带几分怒气的声音:“你不戒烟就别想回来!”


羽生结弦望着紧闭的大门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
烟这东西吧,羽生结弦倒也不是戒不掉,就是不太想。意义不明的事情,他向来不太愿意做。但是金博洋不这样想。


最开始只是点到为止的说一说,到后来变成了没有理由的横加干涉,事态逐步升级直到今天羽生结弦被“逐出家门”,走在街上的羽生结弦忍不住苦笑,以往不拘小节的金博洋怎么突然这么在意这种小事了?


出门时候天已经有些晚了,天气冷,路上也冷清,说话隔着几丈远都听得清楚。羽生结弦一个人不紧不慢地溜达,恰好走在了一对情侣身后。巧的是,这俩人也在为烟吵架。


女孩儿似乎在生闷气,走得极快,男孩儿赶了几步才追上。男孩子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说:“你别生气了,我下次不抽烟了好不好?”


女孩儿冷哼一声道:“反正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你还是会抽,你这么唬弄我又不是一次两次了。”


男孩儿辩解道:“我这不是压力大嘛。”


女孩儿冷笑一声:“我压力也大,我怎么不抽?”


男孩不吭声了。他默默放下女孩地手,沉默地走在一边。


女孩见男孩儿不吭声了也沉默了,她跟在男孩儿身后走了一会,忽然一把拽住男孩儿的手,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觉得抽烟没什么,但是书上说抽烟早死阿,我就是想阿,如果以后我们结了婚,你还继续抽,那你……我不想你……”女孩儿声音忽然有点哽咽。


羽生结弦走在后面听到这里,心里忽然一动。以前下斗,羽生的肺部受过伤,有一段时间老咳嗽。难道金博洋是因为这个……?


这时,电话铃声打断了羽生结弦的思绪,他拿出手机一看,是金博洋。


“在哪呢?”电话那头金博洋淡淡道。


这看似是一个寒暄用的问句,但羽生结弦知道,这句话的潜台词是“快回来”和“我想你了”还有“再不回来就别回来了”,于是他从善如流地回答道:“回去的路上。”


得到了肯定的回答,金博洋满意地挂断了电话。羽生结弦盯着手机看了一会,转头进了一家面包店。


一进家门,羽生结弦就看见金博洋躺在自己常躺着的那张躺椅上盯着他。


“还知道回来?”金博洋抱着手臂说。


羽生结弦扬了扬手中的袋子:“买巧克力去了。”


金博洋看了看羽生结弦手里满满一提兜的巧克力,有些愣:“你买这么多干什么?”


羽生从手提袋里取出一盒递给金博洋说:“一盒给你赔罪,剩下的留给我戒烟。”


金博洋本来准备打一场持久战,没想到敌人这么快就投降了。他不解地盯着羽生结弦看了一会,忽然投降似的叹了口气:“你知道我怎么想了?”


羽生结弦问:“你不生气了?”


金博洋哼了一声,他看了眼羽生结弦,环着的手臂缓缓放下了。


“就算天上吹刀子,地下还要过日子。”


“能怎么办,凑合着过呗。”金博洋耸耸肩道。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
ps:研讨会摸鱼的小段子,凑合着看

【柚天】刀煞

盗墓paro

ooc预警

圈地自萌(划重点)

微甜的


正文:


金博洋有一把刀,刀柄上刻了一朵桃花。


羽生结弦问起过,金博洋说是他太奶奶就给他的,让他以后留给他媳妇,好镇镇煞气。跟了羽生结弦之后,金博洋自然是不可能有媳妇了,刀也就留给自己用。


现在,这把刀正插在一个人身上,血把桃花染得灼灼盛放。


这人是个跟了羽生结弦有些日子的老伙计,当年也一起出生入死过,算是他信得过的一个人,没想到这人不仅想要他的地盘儿,还想要他的命。


处理他,也就成了羽生结弦养好伤之后要处理的第一件事。


这天天气正好。天大晴,万里无云,太阳落在结出冰的路面上,闪得打眼,是个适合清洗盘口的好日子。


前一阵子也不知道是谁放出口信,道上人人都说,旧雨斋的羽生结弦下斗被人阴了,怕是不成了。谣言这东西吧,怕的就是口口相传,三人成虎,给金博洋惹出来不小的乱子,前几日没少跑。排查过来排查过去,耗子还属自家窝里的凶。三把手想上位,可不先得除了头顶上的那两个。


赶巧今儿天好,羽生结弦的伤也好的差不离,索性就扫扫屋里的祸害。


于是金博洋的刀就撇在这人的胸口里了。


处理完一切,羽生结弦弹了弹西装上的褶皱,突然像是有些疲惫似地向身后的柱子上倒去。


金博洋正在擦刀上的血,见状有些奇怪地问:“怎么了?刀口疼了?”


羽生结弦强扯出一个笑:“想抽烟了。”


金博洋挑了挑眉头:“不是答应我戒了吗?”


羽生结弦撑起上半身调笑道:“所以就只是想想而已。”


金博洋不说话了,重新开始擦自己那把开着桃花的刀,古朴的刀身,宽扁的血槽,一点一点,一寸一寸,直到这把刀被擦的铮亮,金博洋才又重新开口,他淡淡道:“你不会还念着旧情吧。”


羽生结弦没有说话,冬日的风呼啸而过,吹得人一哆嗦。到底是人,人情冷暖里捞一圈,谁也会觉得累,觉得冷。


金博洋知道羽生结弦的心思,可他还是啧了一声,对着刀说:“不过是把钝了的刀而已。”


羽生结弦抬头望了一眼湛蓝辽阔的天空,垂下头闭了闭眼,低声道:“可是这钝刀子割肉,不死也疼啊……”


听了这话,金博洋若有所思地沉默了片刻,他乜了眼羽生结弦,忽然暴起一把揽住羽生结弦的脖子,硬是把羽生结弦拽了个趔趄。金博洋恶狠狠地在羽生结弦耳边说:“什么钝刀子割肉,谁是刀子谁是肉,嗯?羽生结弦,你给我记清楚,你的刀只能有我这一把,能割你的肉的,也只能是我这把刀,换了别人想动你,得先问问我这把刀同不同意!”


羽生结弦被金博洋钳制着,只好姿势别扭地去看金博洋的表情,他瞅了一会儿,笑容又重新回到脸上。他一改往日仙儿一般拔俗的做派,无奈地叹了口气,揽住金博洋的腰吻了吻他的额头,笑道:“是是是,你是我的刀、你是我的刀,别人的刀煞人,你这把刀专门煞我。”


刀刻桃花身带煞,本身的媳妇债又归在头上,可不是躲不掉了吗?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
ps:人气儿还是有点不妥,我先锁了回去琢磨琢磨,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梗,欢迎评论


@猫咪甜饼干 ,这个小号可以回复评论,以后就可以用这个和大家一起玩耍啦~


【柚天】送伞

大学paro

已交往前提

ooc预警,圈地自萌(划重点)

快打小段子

甜的





正文:



今天的天气不算好,和金博洋的心情差不多吧。



此刻他正坐在图书馆落地窗旁,愣愣地望着外面,窗外一树樱花开的正好,只是在阴沉天空的映衬下,也显得不怎么精神了。



快下雨了呢。



金博洋心事重重地趴在桌子上,叹了口气。他坐的是个好位置,很多人早起都排不到,可他还是坐上了,原因是他昨天晚上一夜没睡觉。



至于是什么导致了他一夜没睡,其实说来倒也简单。



今年运动会,金博洋他们班推金博洋参加短跑,临上赛场,金博洋他们班班花来给他送水。金博洋爱笑,也从不吝啬笑容,见人家好心,便笑眯眯地冲人家道谢,睫毛扑扇,露出颗小虎牙。班花姑娘抵不住他笑,大大方方称赞:“金博洋,你笑起来真可爱。”



好巧不巧,这一幕正好被赶来给对象送水的羽生结弦看见了。



这一幕瞬间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

撬墙角的小三,快出轨的对象,定情物一瓶矿泉水。



羽生结弦觉得吧,自己衣服的颜色有点绿。



别看平时金博洋挺能得吧的,关键时刻当场就懵圈了,这下小公子不愿意了。



中文系贵公子生气了,要金天天亲亲才能哄好。



然而金博洋并不能get到羽生结弦的意思。



结果就是羽生结弦生!气!了!



于是在失眠了一整夜之后,金博洋早早跑到图书馆里来想办法。恋爱攻略查了不少,可行的没有几条。最后他除了唉声叹气,就只剩下趴在桌子上数花瓣了。



已经落下整整100片花瓣了,羽生结弦怎么还没来找我呢?



窗外,天越来越阴了。



算了,要不还是先回寝室吧,说不定羽生已经回来了。金博洋想着,拖拖沓沓地收拾好书包,准备回寝室撞撞运气。没想到雨快了他一步,等他磨磨蹭蹭出了图书馆,天地之间已经挂上一片雨幕。



金博洋下意识去摸书包左侧的口袋——他一般会把伞放在那里,但他却什么也没摸到。这下他才反应过来,平时都是羽生结弦带伞的,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了。



唉,这下可好。



金博洋有些丧气地望着天空,好好的男朋友生气了,好好的出门没带伞,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。



得了,等雨停吧。金博洋认命似地往后一靠。



忽然,远处,一个身影由远及近,向着图书馆跑过来。对于金博洋来说,这个身影太熟悉了,熟悉到让金博洋有点不敢相信。



是羽生结弦吗?



金博洋慢慢直起身体。



雨越下越大,却也越下越安静,在哗啦啦的雨声中,金博洋甚至能听到那人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和自己咚咚的心跳。



人影越来越近了。



是羽生结弦,是他!



羽生结弦撑着一把大黑伞,冲破雨水走进金博洋的视野里。他明显是跑着来的,却在看到金博洋的时候放慢了脚步,故作潇洒地慢慢悠悠,一股子少年人的可爱味道。



金博洋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。



羽生结弦无视自己被雨水打湿的裤脚,轻轻咳嗽了一下,抬高下巴,问道:“一起回去吗?”



金博洋被他别扭的可乐逗乐了,他一把搂住羽生结弦的腰,说:“回,必须回,和你回哪儿都成!”



其实我不缺送伞的人,我只缺你。



雨中,撑着一把伞的两人慢慢走远了。



——-end———









ps:真的是越到考试心越浪,祝我明天别被教授说。爱你们。

顺便喜欢的话请红心蓝手评论,爱你们。






【柚天】积德

大学校园paro/已交往前提

ooc,圈地自萌(划重点)

给我的梧



正文:

羽生结弦找金博洋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女孩儿。



女孩子一个人坐在长凳上,哭得撕心裂肺的。大抵是大学校园里常见的剧情,年轻人的分分合合总是带着几分惊天动地的意味,好像这种丰富的情感才能让自己的日程表不显得那么空白。



羽生结弦惦记着金博洋,急着绕了大半个校园,兜了十几分钟回来,发现女孩儿还坐在原地,鼻子一抽一抽的,身边多了一个空纸包和几团用过的纸巾。



羽生结弦向前走了几步,想了想又倒回来,沉默地给女孩递了一张纸巾。



女孩下意识接过来,缓了一会才意识到是有人帮了自己一个小忙。她急忙抬头,看向羽生结弦:“谢谢你啊,同学。”



借着头顶昏暗的路灯,羽生结弦发现,女孩儿整张脸都已经哭花了,他建议道:“同学,你要不要去洗把脸。”不远处,教室里的灯闪着柔和的光,像是一种欢迎。



女孩儿点了点头,本想过去,可这时,从教室里出来的一群学生却打断了她的脚步。她有些怯生生地说:“算了,我还是在这里再坐一会吧,谢谢你啊同学,真的是麻烦你了。”



羽生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出于怎样的心理,后来想来,或许就是因为金博洋以前说过的那句话,他从自己随身的书包里翻了翻,找出一片湿纸巾,对女孩子说:“你用这个吧,擦干净了就干净回寝室吧,为了某个人把自己冻病了,不值当。”



女孩子感激地看了一眼羽生结弦,接过湿纸巾,想了想觉得应该加个微信:“同学,真的不好意思,要不我们......”



没想到女孩话没说完,就被羽生结弦打断了,他冲女孩儿摆了摆手说: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举手之劳而已,有个人跟我说过,多做好事能积德,你就当我在给他积德好了。”说罢,就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

女孩子愣在原地,琢磨了半天才回过味儿来,突然觉得心里五味杂陈,冲着羽生结弦走远的背影喊道:“是你喜欢的人吗?”



羽生结弦转头看了看女孩,又冲女孩挥了挥手,转头低声自言自语道:“是我爱的人。”



又溜了半天,赶在天黑透之前,羽生结弦在操场的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金博洋。小孩儿的手机泛着冷冰冰的光。金博洋看羽生结弦来了,急忙摁灭了手机。



羽生结弦在他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,关切地问:“还好吗?”这句“还好吗”包含了很多含义。不仅仅问金博洋身体上伤痛,还在问金博洋心理上的情况。金博洋这次校队比赛失利,脚踝受伤了不说,还要忍受校贴吧里那群人的冷嘲热讽,羽生结弦很担心。



金博洋怕羽生结弦担心,挤出一个笑容来:“挺好啊,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


金博洋就是这样,有事情了也要自己扛。



羽生有些心疼地叹了口气,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不想说就不说了,走吧,我带你去吃饭。”



金博洋沉默地点了点头,羽生站起来等了一会儿,发现金博洋还坐在原地,有些奇怪,于是便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

金博洋把脸埋到双膝间,闷闷道:“羽生结弦,我腿麻了。”



羽生想了想,想来是他脚踝疼得不行,又坐的时间久了,站不起来了,于是便蹲下身来,说:“上来。”



金博洋点了点头,顺从地趴在羽生结弦的背上,在接触到温暖的后背时,他发出了一声满足的谓叹:“你刚干嘛去了?”



羽生结弦把少年往上抬了抬,道:“没干嘛,学雷锋去了。”



少年想到校贴吧里的评论,叹了一口气,老气横秋地说:“学什么雷锋,这年头,修桥补路瞎眼,杀人放火儿多。”



羽生惩戒似地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腿,说:“谁说的,曲不为直终必弯。”年轻人眯起眼睛望了望远处星星点点的街灯,悠悠道:“乌云总是遮不住太阳的。”



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句话是真是假,我只能多做点好事,多给你积点德,这样或许你就会少受点伤害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



Ps:昨天跟梧总聊到wb,今天就看到关注的太太都在说wb上的事情,有点感慨,一是庆幸自己基本远离网络世界,二是难过小宝贝受到的伤害,于是就加急码了这篇。

@半死梧


占tag抱歉

沙雕文快完结了,发个新文预告吧

破镜重圆梗


预告


我爱你的深不可测,爱你这样高高在上,爱你对我偶尔的垂怜都是慈悲为怀。


但我更爱你的浅显易懂,爱你如同裙下之臣,爱你连靠近我都要不择手段。


你爱我,是自我矛盾的退让。


我爱你,是自戕一般的成全。


爱情是势均力敌的相互较量。


【柚天】2018偶像失格事件(中下)

圈地自萌,谁ky我打谁

娱乐圈paro

金博洋视角

能接受的欢迎下拉


ps:不懂lofter为什么要屏蔽一个清水文,链接见评论

看在这周双更的份上,请大家多评论点赞,谢谢(*°∀°)=3


好哒!偶像失格这周双更!我就把flag立在这里!